不会说慌

几天没写日记了,有好多话想说,却一时想不起从哪句说起……
怎么一转眼一星期就过去,当我开始熟悉一个环境的时候,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。
最近总是在坐公交车,也总是在逃课,有种很不安的感觉,仿佛是在努力的生活,却又有一种被生活愚弄的感觉,我到底需要什么,要成为怎么样的一个人,好像还没有一个完美的计划,好模糊哟。
昨天党支部开了一个会,这是来这里的第一个党组织的会,可是搞得太随意了,有点失望。在会上我说了很多话,会不会有点多余。或许吧,不管了,说都说了。
今天逛街,什么都没买,看到家居的人买那么多东西,我在想以后要是自己有了家可怎么办啦,太麻烦了,要买这么多东西。

朋友

付出真心,才能得到真心,却也可能伤得彻底;保持距离,就能保护自己,却也注定永远孤寂。
通常愿意留下来跟你争吵的人,才是真正爱你的人。
为你的难过而快乐的人,是敌人;为你的快乐而快乐的,是朋友;为你的难过而难过的,就是那些该放进心里的人。
就算是believe,中间也藏了一个lie。
真正的好朋友,并不是在一起就有聊不完的话题;而是在一起,就算不说话,也不会感到尴尬。
朋友就是把你看透了,还是喜欢你的人。
所谓开心快乐的外表未必就是伪装,只是疼痛更私人化一点罢了。

这些话都不是我说的,但是看了觉得说得很好,就粘过来了
我想也许还有一种人也是朋友,平时不联系,也不曾想起,但突然有一天看到相似的情景会很想念他,他也不会常常 想起你,但有一天他会给你发一条短信,就问一句过得还好吗,就像穿越时间和空间的声音,一下子把你拉到了从前美好的时光,原来我们谁都不曾把对方忘记,只是藏得更深了,深得记不起了。当再次遇见,会觉得从来都没有分开过一样的亲切,一样的值得信赖。声音是熟悉的,动作是熟悉的,就连口头蝉都还没有变。我们还可 以一起疯狂,一起忘记时间。呵呵

希望与迷信

关于希望, 说好不要再对别人报什么期望,可是又忍不住报那么点期望,当别人不像我的那点期望时,又忍不住要失望。我希望别人在我很需要的时候帮个小忙,我希望别人在我难过的时候说两句安慰的话,我希望……我一不小心就会产生这种种想法,就会有这些希望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能不能没有这些想法,我很讨厌自己对身边的人报希望,但又做不到。
关于迷信,我了解得不多,但我认为自己的一些行为可以用迷信来形容。当我习惯吃一种东西的时候,我就常常去吃,而且不习惯换种东西吃,当我习惯去一个地方买东西时,我就不想走另外一个地方去买,直到有一天我突然觉得那种东西不好吃,别的地方的东西也不差,才能走出原来的习惯,走向一个新的习惯……一开始很容易相信别人,所以总是对别人说真心话,后来突然发现自己那么把别人当朋友,自己在别人眼里什么都不是。其实只能怪自己对别人迷信,不管什么人都信,别人开玩笑的也当真。现在不想那么轻易的相信别人,所以不熟的人,说什么我都不信,这也是一种迷信,因为怀疑已经成为一种习惯。我习惯一种固定的思维模式,就不会换角度想问题,有时候就显得有点呆,比如别人给我一个小包让我看着,我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包,当我想去洗手间的时候,我就很苦恼,怎么办呢,我走了谁看包呢?这人怎么还不回来,想了很久之后,我突然想到我可以把她的包背着去,当时就觉得自己很好笑,为什么就没想到包是可以移动的。这样的事经常发生,呵呵,这也是一种迷信。

今天又熬夜

最近事情较多,不得不晚上看文献做PPT,到现在PPT还没个影呢,文章还没翻完,眼睛都快闭上了,才看那么一小点,有点郁闷。
多么希望天上能掉钱,那就可以解决眼下的问题了。但是转念一想,即使天上掉钱,我还不敢捡呢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捡了钱会倒大霉的。
烦躁,烦躁……
是别人在逼我,还是我在逼我自己…….

是谁为他穿上最后那件唐衫

作者:刘墉

这世上有许多爱, 像是父母爱、兄弟爱、朋友爱, 那些爱都很伟大, 但我们也不能不承认 没有一种爱,能取代男女问的恋情。

玉婆伊丽莎白泰肋终于和她的”小”丈夫赖瑞分手了。付出的赡养费是1200万美元。
“天哪!我三辈子也赚不了这么多。”许多听说的人,都叫了起来。
其实这跟美国著名的性感模特儿安娜,下嫁大她60多岁的石油大亨霍华,”一年之后所得到的遗产相比,真是小巫见大巫。单单安娜的订婚钻戎, 就是 廿二克拉,更甭说那高达5亿多美金的遗产了。
更离谱的是”香奈儿 (CHANEL)创业人香奈儿。70多岁爱上只有她三分 之一的男管家米霍涅。不但送他去瑞士减肥,为他买新车新房,让他管理珠实部门,更把香奈儿公司给了他。
香奈儿值多少?没人知道,只晓得当时一年净赚的钱,就达到1·6亿美金。
* * *
多妙啊!这些”老人家为什么都”头壳坏去“他们竟想不到那”小男生”、”小女生”,可能图谋他们的财产?
当然也永远不会有人承认嫁娶”老夫”、”老妻”,是为了利。玉婆的小丈夫说他娶丽莎,是为了保护她,跟她共创戒酒之后的新生。
安娜也表示她是真爱这位提拔她的长者,视他如兄、如父,还打算跟89岁的老丈夫生个孩子。
米霍涅就更贴心了,他说如果香奈儿哪天真老得不能动,他绝不会让人把香奈儿送去安养院,而要带她去自己的家乡,跟他的父母同住,一起安享余生。
大概这些 “老人家”,就被那甜言蜜语哄得轻轻飘飘了,飘上云端,飘得见不到人间的真相,甚至飘得远离了他们的亲戚、朋友。
可不是吗?当年老的父亲、母亲、甚至祖父、祖母,突然宣布要寻第二春,嫁娶个小得可以作孙女的人的时候,有几个亲人能不抓狂?
只是,俗语说得好 “天要打雷、娘要改嫁”,又有几个人管得了? 那老人家硬是再度走过了红地毯,花一扔,把子子孙孙全摔在背后。
他们迸人了另一个世界。一个由那小男生、小女生编织的世界,带着他们的偌大财产躲了起来。
就算他们不想躲,也得躲啊!女儿排挤、朋友鄙视、亲戚冷眼,大家一起排斥那个天外飞来的”阴谋家”、”小残人”。也一起痛恨这个”老不修”; “老糊涂”。硬是把一对新人,挤到另一个世界去。
* * *
但是,让我们仔细想想。当老人家能在风烛残年,一片萧瑟中,再找些色彩,感染些青春,我们不是应该为他高兴吗?有人能贴身照顾他了,而且那人又年轻、又健壮,足以扶持这些走不稳的老人家。这岂不是更能让儿女放心吗?
可是,为什么世人总以”利”的眼光,看他们的世界呢?连邓丽君生前花多少钱,为她的法国小男朋友买照相机,甚至死后的遗产,是否落人那生的手中,都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。
大家怎不想想,在她面对年华的逝去和空闺寂寞的时候,是谁?走进她的生活,走进她的心。
·也有邓丽君的朋友谈到她和小男朋友争执时,总是她先 “下气”,好像受了许多委屈,或在事后猜测可能两个人先吵架,男孩子负气出走,扔下气得喘息的女朋友,才造成悲剧。
问题是,她为什么先”下气”,她为什么会那么善待”他“?她又是带着谁一起去了泰国清迈?
那是因为爱!这世上有许多爱,像是父母爱、兄弟爱、朋友爱,那些爱的确伟大,但我们也不能不承认;没有一种爱,能取代男女间的恋情。
只是,大家常犯一个错。认为年岁大了、名气响了,就该成为圣人,被高高地供着,他们不再能有七情六欲。大家也似乎认定,只要年岁相差太大恋爱就是假的。那年轻的一方,必定有所图谋,打算把老的害死。
多年前,我熟识的一位老教授,70多岁打算再婚,娶个小他30多岁的 ,亲朋故旧群起反对时,老教授说得妙: “你们只想她可能把我害了。怎不想想,她年纪轻轻、漂漂亮亮、自自由由,现在被我拖累,是我把她害了。”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“·国画大师黄君璧年近花甲,又娶小他30岁的容羡余女士为妻时, 许 多人反对。 只是,30多年来,只见年轻的黄师母,放下自己的事业,守在老人的身边,屏纸、磨墨、送饭、送药,头发自了、青春去了。而当黄老师95岁逝世之后不过半年,还在为老人带孝擦泪的她”,也死了。
大家都说黄师母弄了不少钱,我也见过许多画款直接进人师母的腰包。可是,当黄老师逝世那天,我看到在三天哭昏过去的白发师母,又在不久听说她得了绝症之后,我常想,这三十多年来,是她搜刮了黄老师,还是黄老全靠了她?
当然,我们可以说那些只伺候 “老人”几年的,才是真占便宜的人。但也让我们想想,当老人到了那个年岁,虽爱他们的父母己经死了;年轻时跟他们一起玩的朋友,己经老了;就算还有最爱他们的子女,也可以忙于自己的家庭和事业。真正在那烛火熄灭之前,伸出双手护着,免得风吹熄的是谁?真正守在老人身边,为他送过尿壶、盖了被子,甚至为他读书、读报, 把他像孩子一样呵护,哄他人唾的又是谁?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许多年前,读到陈薇女士写的(魏三爷与我)。那是一段引人议论的恋情——
一位老人家、一个小女孩,在车站邂逅。老人帮助小女孩子,送她回家。又帮助失去双亲的小女孩子走出尘埃。小女孩成了老人的女佣、学生、 爱人,为他生了孩子。
有人很不谅解景蒙,认为他老而无德。也有人很同情这份缘,认为老人在丧妻之后,终于能得到慰藉。有人从”情”看、有人从”理”看、有人从”钱”看,也有人从”欲”看这个老少配。
我不置评。只记得陈薇在(刻骨铭心忆景蒙)中的一段话:
“我接到报丧的消息,赶紧拿了你(魏景蒙)最喜爱的唐山装赶到医院, 把你从床上抱起,拥在怀里为你更衣……”
我常想,恋恋风尘几十年。当我们有一天老了,我们最爱的伴侣说不定先走了;我们最爱的孩子或许远游了;我们最要好的朋友都动不得了。
是谁,为我们穿上最后那件唐衫?
读后感:最近的文章搞得很粗糙,因为没什么时间,贴上去就没管了。今天又在书上看到这篇文章,忍不住想说两句话了。并不是说这篇文章写得有多好,只是让我恍然大悟,原来我看待事物有偏见,摆不脱世俗的眼光,以前也很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年轻的人和那么老的人结婚,脑袋真的坏掉了,还是真的想得到他(她)的遗产?其实这些都是大多数人的看法,别人都这么想,我自然也这样想,好像理所当然的事情,我在不知不觉中就做了别人思想的奴隶。可我怎么才能产生自己的想法,而不是受别人影响的呢?就像文中所说大众的眼光都觉得那女的贪图财产,且不知那个女的也付出了最宝贵的青春,那种感情应该是大多人想像不到的吧。
所以我决定要好好检讨自己,再不大家怎么说就怎么说了,再不乱猜,乱推测了,也不说没有根据的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