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情

今天翻看以前的相片,感觉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很多东西要真是再经历一遍,真是煎熬.在这之前总想着回到过去该多好,看到以前的东西,才想起原来留下来的都是美好的.

不幽默的人想搞笑

今天看了同学的博客,羞愧得很,每句都是活生生的她,生活中的她变成了白纸黑字(可能有点用词不当),依然很逗,写得很自然很随意。
我却时时想着如何写才能产生幽默的效果,今天看来我的梦想破碎了,原来我就是这么一个乏味的人,却想搞出点味道来。白日梦做得太多了,反而认为梦中人是真实的,现实是虚构的。
大胆的文字不敢写,粗俗的字眼不敢用,让人反感的话不敢说,我就是这么一个表面上自由,内部却受着众多约束的人。
原本肤浅,却想装出点深沉;原本没有音乐细胞,却走到哪儿都吼两嗓;原本没有画画的天分,却拿起个原珠笔,东描西描 ……总是有那么一点不着调。
今天我决定放弃那个胆小不切实际的自己,放弃那个有梦想却没有计划没有行动的自己,我……
一直觉得自己不够勇敢,其实我错了,不是不勇敢,是没有底气。

任务艰巨

又快到期末了,考试和论文都冒出来了,只有这种时候才强烈的感觉到自由是有限度的。现在的课程,老师大部分都在唱独角戏,而且上得忘记下课的时间,或者我错了,大部分人还是听了的,我是大部分人之外,人坐在那里,常常听不进去,听进去了,也不明白老师讲个什么,偶而为听懂一两节课沾沾自喜,去图书馆看书才知道,都是误解。论文一查才晓得不好写,除了抄还是抄,都是刚接触的东西,怎么写得出论文来嘛,要是要求找外文文献,抄都不好抄。
还是不发牢骚了,找材料要紧。

爱与不爱

最近很少认真的写一篇日记了,偶而转一篇想加个说明,都会有一种无力感,很麻木,什么都不能表达。
这几天天气很热,没有电扇,晚上常常热醒,要不就是有蚊子在旁边唱歌,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其实我不热,一会儿就凉快了,这样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。中午同学借了一个电扇给我,当然很高兴,风扇的叶子上有很多灰掉掉的,想搞干净却够不着,只得用一根筷子绑上小布条从外壳的缝里伸进去清洁,效果很差,但还是忍不住要那样操作,这样弄了好久,同学说她们以前都是拆了洗的,我就很神奇的找到一把启子,把电扇给拆了,除了灰还是灰,就这样拆腾了一个中午,一个崭新的电扇就出炉了,再把外表打理了一下,看着心里美滋滋的。如果现在再给我一个电扇,我是不会再拆了,太麻烦了。觉得自己也像一个电扇,原本落了很多灰尘,始终都懒得打理。
找到点事情做,又觉得充实了许多,看了一个记者的感情专栏集结本,对我帮助很大,觉得真是一个爱情宝典,自己以前总是想要找一个幽默风趣……可是今天看来不可能了,因为自己都不是这样的人,我所要求的全部都是自己不具备的优点集合起来的人物,在我没有成长成这样的人物前,我又怎样能找到这样的.鸡蛋和鸡蛋放在一起,鸭蛋和鸭蛋放在一起,真是这样的。我想即使以后遇到真爱,在失去的时候也不会寻死觅活的,感情在就在一起,感情没有了就安静的分手,不是说少了谁就活不下去了。失败一次就排除了一个不合适的人,只是为找到合适人作准备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