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神经

窝在寝室一天,从早就盼着能出去,终究因为种种原因,出门未遂.
看了一上午电视,其间也顺便照顾大姐家的狗,昨天刚生完病,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,动不动就摊在地上假寐,等养好了精神,就开始啃脚,在走廊上看到美女经过,就屁颠屁颠的跟过去,真是一只色狗。其实怎么说还是算只宠物狗,跟看家狗有很大的区别。名称不同,地位是完全不同的。
医生说狗这两天都不能吃东西,它就偷着去翻垃圾,几次都被当场抓获,无论如何恐吓,不见一点效果,只能关在屋内,不让外出,又怕在寝室到处拉,就得时刻对其保持警惕,跟踪发现没有一点副产物。其实它也蛮聪明的,没有进,就没有出,保持着收支平衡。
晚上又来一师兄,极其客气。反复询问能不能进寝室,后又匆忙离开,再次来的时候,手里拧个大西瓜。据说是因为上次我开玩笑让他来要买西瓜。哎,我以后也不能随便乱说话了。
电视看够了,就看看书,看着看着也全无新意。无所事事的时候,时间过得很慢,也极其无聊。真想做一件平时很少做的事情,现在马上就去…..哈~哈~哈~

好傻

这学期就这样结束了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做一样,又像是做了一个最安静的梦。
不过还是有点不甘心,有些事以为很重要,其实一点都不。

把酒话别离

师兄师姐们回学校答辩了,这么一答就预示着毕业了。
答了一天,终于答完了,应该都能过吧。晚上一起吃饭,不过是分开坐的,我们这一级的坐在一起,师兄师姐们坐一起。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,好像很开心的样子,心里会不会也很伤感呢,一起三年就要分别了,有的甚至是七年。也许不。
不管他们心里怎么想,我心里却是很难过。想起去年夏天,他们都还是研二,我们去上海,什么都不懂,是他们像哥哥姐姐一样的照顾我们,才让处在陌生地方的我有一种家的感觉,转眼就物逝人非了。我想去敬酒,想去跟他们说说心里话,走过去的时候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还有一个原因是想起去年大四毕业吃散伙饭,其实那时我并不感伤,好像并不是要分别一样,如今想起来,那真的是散伙饭啊,才觉得有一种离别的痛苦,是不是反应太慢了。
也许有的话本就不应说出口,只能在心里默默道一声“珍重”。

漫无目的

听着<北京欢迎你>,跟自己说说话,真是一种窝心的感觉。
守店的日子终于结束了,今天是最后一天,其实我很想在最后的一天做一件事,就是把看不顺眼的来客赶出去,可还是做不出来,真是没有出息的家伙。这样的临时工作有最后一天,以后工作了可能就没有最后一天的说法,到那时怎么办呢,还是练练忍功,幸好今天来的客人都还比较可爱,我还算是一直保持笑脸到关门的时候,也算是功德圆满了。
最近眼睛总是不舒服,很怕自己成为瞎子,不过这样一想,就觉得很恐怖。一看电脑,一看书眼睛就疼,不知道是不是缺维生素A。以至于我乐此不疲的写日记也变成了一种负担,但愿能尽快好起来。

妈妈爱看电视

现在已经开不了眼了,但仍坐在这里挣扎,期待着我的儿童节以不一样的方式结束。
也不管是什么年龄了,遇到节就过,三八妇女节我过,五四青年节我过,六一儿童节我还过……
一口气把大牛的博客拖到最后,内容很丰富,我是鼓着眼睛看的,要不然就会闭上…..
以后还有很多地方向她学习。
想起打个电话回家,接通后却是有上句没下句,真的和爸妈没什么好聊的,爸爸没话就把电话交给妈妈,妈妈却半天没动静,只听见爸爸一声抱怨:“电视看不完”其实我很理解妈妈的心情,我看电视的时候也不会理会别人的,这一点可能是得到妈妈的真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