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想开个博客

在实验的空隙看看别人的博客,难免有些零碎,但总体说来还是不错,看着看着就手痒了,我也想去开一个,不过又懒得动手,算了在这里玩玩算了,我这么懒的人只有这样得过且过了。

超市惊魂

约好和几位同学一起逛超市,上海的超市东西很丰富,能想到的东西都有,想不到的也有。我们从一个货架看到另一个,什么都想买,每样东西都做得像艺术品一样的精致,就拿那个碗来说吧,那哪是吃饭的碗,完全就是摆在房间让人欣赏的。
等逛到售菜区的时候,会看到很多活物,比如黄鳝,一条条长得像蛇一样健壮,条纹也很相似,其实我是很怕蛇的,但是又忍不住多看它们几眼,有一条黄鳝在一个边角处正往上爬,同学说它们会咬人,正在这里我感觉到脚后跟有点痒痒的感觉,就像是有东西爬到我脚上一样,我忍不住尖叫着跳起来,回头一看是阿姨拖地把拖布弄到我脚上了,虚惊一场。
结论:我被错觉吓了一跳,旁边的人被我吓了一跳。

打个电话回家

最近常梦到家里的情景,梦里爸妈就跟同学一样的谈得来,说些搞笑的话,做些搞笑的事,比如爬上房顶看电视。不过做梦的时候觉得他们的表现都很正常。
按理说每个星期都应该打个电话回家的,不过有时候想起已经是晚上十点了,就不好意思打了,有时候想起来又是下午两三点,两位老人家都在不同的地方忙着呢,也不好打。如果想起来了,又刚好是他们有空的时候,又有张电话卡在身边的话,就打啰。打通了叫了一声爸爸呀,就没话说了,于是一常老场景就出现了,爸:你跟你妹打电话没有?答:打了。爸:吃肉没有?答:吃了。爸:你们那边下雨没有?答:下了(没下)然后就是一大段沉默时间,爸:你要不要跟你妈说两句?答:要得…….整个过程都很艰难,放下电话就长松一口气,好像完成了一个重大的任务。
今天打的时候,我就把亲戚们挨个问了一遍,再问一下村里的人的情况,等全部问完,也只花了五分钟时间,迫不得已只好说声:你们都保重哈 我挂了。我爸突然来一句:挂了啊?我赶紧答到:还没有呢,爸:你们那边有桂圆卖没有?我觉得很奇怪,难道他想给我寄点过来不成,答:有啊。爸:我们这边要四块钱一斤呢,我们这场天买了点,尝尝鲜。爸爸也学会享受生活了,以前是断然不会买这么贵的水果的。爸:你们那边贵不,不管贵不贵都买点来尝尝。以前总担心他们不会照顾自己,为了我们过分节约,现在可以宽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