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英缤纷

铺了铅的天,好不容易露了一个笑脸,草地上撒满了露珠,每个里面有一个小太阳,像珍珠入了草丛,一群有点发福的麻雀,排着凌乱的队伍在空地上练习跳远,见有人走近,急忙腾空而起,腹部几乎擦过草地。老头老太说着话,已经散步完毕,也有时尚的老太太,带着顶蓝色的小圆帽,配上瘦削的身体,办公大楼高高的落地窗户,有些窗帘半开着,说不定会有美丽的眸子从里面向外张望。办公楼的尖顶上刻着不知名的图文,敦实而安静。这样的早晨,怎能叫人不爱。
我愿成为一片小小的落叶渲染绿草地,我也愿意成为一只胖喜雀,闹嚣着等待每一片新叶展开的低吟,我还可以做一棵安静的树,看着蚂蚁上树来偷偷吮吸着果实的汁液;我也愿意成为那天上的一朵云,跳着轻快的舞,飞过千山万水…….
最后我作为一个人的形象,站在这里,站在天地之间,站在落叶之间,成为它们的一部分,也许我是一个精灵也说不定。
阳光透过半圆形的玻璃房顶,投在四周银灰色的墙上,阳光被天窗棱分格成一个个小方块,像一块块暖黄色的奶酪,就这么毫无戒备的铺满了西墙,我想这应该是最华丽的布景了。
时光流转,我爬上旋转而上的楼梯,当我一转身,便而看见那道阳光铺就的风景。

流年

感谢所以踩我空间的人,感谢所以支持我,关心我的朋友们,感谢我爱的人,爱我的人,和一切我不爱的人和不爱我的人。
今天删除了空间里的日记,想重新开始了,原来写这么多日记,只是在做梦而已,之前没有寄托,给自己找个寄托,没想到上瘾了,任何瘾对身体都有害,这个也不例外,为了戒掉,所以删除了自己一年来的心血。
写出来,情绪得到了排解,目的就达到了,不在乎它以一种什么样的形式存在,过去是白纸黑字,从今以后就是回忆了。
未来的路还长,困难也会有很多,我决定勇敢面对。
看了一下之前的空间日记,有成熟的,有幼稚的,还有装出来的,呵呵,参差不齐,不过总归是我,我全盘照收。
有人说我是才女,我就相信了,结果真以为自己有才,疏不知一句好话被我当真,自己给自己喝了迷魂汤,路都看不清了。
今天我才知道,我既不是才女,也不是美女,只是一个女人而已。
谈了一场二十天的风花雪月,就以为自己不得了了,有人爱了,位置提升了,其实一切还是依旧,我还是原来那个小小的我而已,滋长的是自以为是。
小时候盼望糖果,据说很甜,又不可得,只能巴望着流口水。后来可以吃上一两颗了,就上瘾了,什么都要甜的,生活要甜,学习要甜,恋爱要甜,什么都要甜。甜到最后,终于给腻歪了,得蛀牙了,不得不戒掉了甜。平平淡淡就好,生活哪有那么多甜头可言。
有一个想法,就想马上实施,越想越走得远,前面却是一片黑暗,没有灯光,路越来越窄,原来我走到牛角尖里了,后面有朋友扯着我的腿,一把把我拽出来,我还老大不愿意,我这不是还没有走到头吗,拉我出来干什么。过段时间回头看看,幸好没有走到头,幸好我再怎么不堪,身边总会有些真正的朋友,呵呵,福兮,祸兮。
常常回忆儿时的时光,时而开心,时而沮丧,原来神也很忙。
听听音乐,刺激一下神经,有一块区域能感觉到疼痛,像感冒时添加的铅块,调低音量,最后关掉,有一首歌在心里默默的唱。

遥远的礼物

今天又把QQ装上了,有时候觉得想说两句话,没有人听,还是在这里写写来得好。
贫尼状态不是很佳,上午罢工,回去休息了一下,现在又到处乱跳了。
想起以前好友送的礼物,就把它翻出来,看能不能对我现在的生活发生点什么作用。包装纸没拆,怕沾了灰。当个小枕头还是不错的。让每样东西都发挥二次生命的作用,哈哈,带到办公室,新鲜了一会儿,又放起来了。
做人是应该谦虚的,我觉得自己以前之所以吃这么多苦头,就是不够谦虚,以为自己什么都懂,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懂,还不懂装懂。连苏格拉底都说:“只有一件事情我是知道的,就是我一无所知。”我还有什么事情是知道的呢?还有什么理由不谦虚呢。
以前一直觉得长相很重要,等看到“有相无心,相从心灭。有心无相,相从心生。”的时候,才知道相不重要,心才是最重要的,呵呵。
我想我能做的事情,不过就是多看点书,少冒点泡,活到老学到老,仅此而已。
觉得直来直往的歌词写得很好,贴在这里:
我跟人群逆向在街上,从道路的两旁转小巷,在一栋被废弃的工厂墙上,oh~涂鸦小时候单纯的愿望,穿白纱当新娘。hey~我又绕到广场看一看,闹区的电视墙在歌唱,歌词内容跟我的心情很像。oh~我一个人站在红绿灯前,看天上看天上。
我继续在街上晃一晃,花店的落地窗很漂亮,确定了感情应该走的方向,爱可以是一种习惯单纯的喜欢,对爱恨欣赏直来直往。有一种勇敢叫做原谅,在回家的路上想一想,爱如果变难堪就要放,感情的事没有标准的答案,但欠人家的你一定就得还。
注意踩到狗尾巴就像触电一样,千万别攻击别人最脆弱的地方,在餐厅打破玻璃杯也别慌张,碎碎平安保持仪态准备付帐,就算看到恐怖画面先故作坚强,嘴唇发紫脸色发青乾脆扑到你肩膀,看电影感动就哭,好笑就笑以免得内伤。
如果男朋友偷瞄辣妹流口水,揍他几拳捏他一把问他懂不懂欣赏,对爱恨欣赏直来直往。
有一种勇敢叫做原谅,我还在跟人群逆向在街上,从道路的两旁转小巷,在一栋被废弃的工厂墙上。oh~涂鸦我对你的种种不满,你自己看着办。
hey~我又绕到广场看一看,闹区的电视墙在歌唱,歌词内容跟我的心情很像,oh~我一个人站在红绿灯前看天上,我看天上看天上,来来来来一起看天上
昨天开周会,会上说了太多话,有点难过,不该说这么话的。我有时候就是管不住这张嘴,太爱惹事了,以后注意,公众场合,少发言。这次就放自己一马。以后不要再犯了。

又是一天

前任男友说路过上海,心又开始乱跳了,不过路过又有什么关系呢?上海那么大,也不一定是来看我的,也不一定到我在的地方来了。
就算在路上碰到又能怎么样呢?顶多心多跳两下,过两天又恢复平静了。
我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上。他走后,又发生了很多事情,我想我还是原来的我吗?可能已经不是了,走了好远好远,早已不能回头。
农科院门口的钉子户终于搬了,于是大机器发着“垮-垮-垮”的声音,就把一排房子掀倒在地了,倒下来还是那么大一堆,需得碾碎了,取了里面的钢筋,再把钢筋压缩运走,这才算是夷为了平地,留下空气呛人的味道。仿佛是一场战争,不过是两个不具备血肉之躯物体的战争,最后铁家伙战胜了土家伙。就这样,慢慢的,遗忘这里曾经是一排房子,因为它很快就变成一条路了,供每个人踩,每辆车压。我仅有的骄傲也像这排摧枯拉朽的房子,轰的就倒了,被碾碎,最后只能成为一条新的水泥路,一切做得天衣无缝,不留半点情面,也没有半点痕迹。
所以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形象站在这里了,原来的钢筋也没有了,原来的砖瓦也不见了,剩下的更纯粹的固体,组合到一体,无懈可击。
石头做的心肝脾肺肾会不会更坚固一些?
同学说,这几年你就谈了一次恋爱呀,我说是呀,是不是有点亏得慌嘛?哎,没办法,小宇宙积累了这么多年,就爆发了一次。
突然说这个,怎么这么不搭调,看着堵得慌。
早上起来看《时间简史》,不知道是翻译的问题,还是本身观点的问题,看得云里雾里,还没看到正题,半个小时就是混沌中过去了,留在脑袋里的只有一张大爆炸的图片和几个像乒乓球一样的星球,可能我暂时也就能得出这么点认识了,道行不够,武功秘笈也只能当小人书看了。
昨天的实验还算成功,斑斑们都不负众望,长得大大方方,干干净净,进了培养基,自己生长去了。看了我的拟南芥,喷了点抗生素后,居然神奇般的耷拉着脑袋,气息奄奄了,估计快死了,大家都表现出同甘共苦,同生同灭的情操,都快挂掉了,我是想有的当叛徒的,他仙人的,比人类还团结。全部死了,表明实验败了,要重新转基因了,哎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