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心术

今天上海下雪了。
中心在做年终考核,我很紧张,紧张的情况是这样的,上午发冷,穿得很厚,抱个热水杯,流了一上午的鼻涕,下午发热,鼻炎好像成了传说,直到讲完后,还是觉得紧张。不过现在好了,只是觉得任务还是很重,年终考核不是终点,更像是新的起点,提醒自己要抓紧时间,做好实验,高高兴兴回家过年。
今年有个长的寒假,先小兴奋一下,哈哈。

生病不光荣

今天晚上,四处灯火通明,还有很多彩灯,一闪一闪的,显得很热闹,可是马上就要年终考核了,到时候会更热闹,有点紧张。
常常把别人的玩笑当真,这很让人恼火,算了,过去了就算了。
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觉得好委屈啊。
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没有骨气,伤心了哭,高兴了还是哭,为着别人一句话,宁愿当牛作马的不去计较,好像很傻。
辛苦一年,换来一句嗤之以鼻的话,觉得喉咙好堵得慌,原来无论我怎么努力,情绪还是会跟着别人时涨时落,真是恨死我自己了,太不争气了。
我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了,油盐不进了,还是如此的不堪一击,真是可笑又可悲。
我都想些什么,我都做了些什么,我是个笑话吗?好难过呀。
走了一圈,看了看彩灯,还是很郁闷。

平凡的大多数

纠结
只是一个平凡的人,而且有99%的可能性成为一个平凡人,但对自己的要求99%都不是一个平凡人能做到的,最后只能苦恼了。
对着不能挽回的事,对自己说一声,我只是个凡人。

一定等你

“从头到尾 忘记了谁 想起了谁 从头到尾 再数一回 再数一回 有没有荒废”,听着王菲的歌,好想不在身边的朋友们,数来数去,也就只剩下几个人了。有时候会热血沸腾,给每个人发一短信,可是回的人寥寥无几,还有的人,甚至换号都不知道了,不过只要有一个人回,我就不觉得白费。我就是这么一个乐观的人。
昨晚做梦,在家吃流水席,吃完这家吃哪家,好多好吃的,怎么吃都吃不完,我就对我妈说:“给我打包吧,我去学校接着吃。”醒来后发现,牙流血了,原来梦里都在喝自己的血啊,怪不得所有的菜都一个味道。于是好想回家,好想吃上真正的饭菜呀,可是我不会做,只会吃,上学的时候,也常去同学家吃,初中的时候常去昭平家,她很会做菜,动作很利索干脆,两铲子,香喷喷的饭菜就上桌了。
当我还是一个胆小鬼的时候,她已经当上大姐大了,我就在她的庇护下,茁壮成长,常常去她家骗吃骗喝,风雨无阻。
记得有一年我过生日,和她还有叶去照相馆照了一张相片,我站在中间,她们两站在旁边,我的头顶只能到达她们的下巴,当年我还是丑小鸭的时候,她们已经出落得很大方了,我抱了个布偶,她们俩都穿了校服,大家的表情都很认真,当相机只能在照相馆看到的时候,大家照相的表情都很认真,如同我手里的布偶,一丝不苟的睁着眼。那天下雨了,我的鞋上全是泥,我穿得长长短短,参差不齐,我在潮流前十几年前就开始潮流了。
后来又过了很多年,事事变迁,当我们都不再是豆芽菜的时候,回过头来看那张相片,能看到的,只有一板一眼和认真了。
总是听见妈妈跟我汇报,她结婚,她生小孩了,总想打电话问问她,过得好不好,老公疼不疼她,小孩淘不淘气,身体还好不? 之后呢,没有了。好像有千言万语,激动得失去了言语,也终究失去了言语。也许能知道她现在过得还好,一切都还顺利,就是最大的慰藉了。
一起走过的是,是再也回不去的十六岁,美得可以掐出水的年纪,而当时却是盼着长大的很苦恼的小人儿。
三年是可以发生一些事的,留下的总是些美好。
也许只是一次上课点名的脸红,也许只是大扫除一起擦玻璃的经历,或许是在门前竹林里走过一条小溪……
我们都用心活在现在,走好脚下的每一步,心底流过那些温暖的点滴。

不想说悲剧

今天看了师弟空间的一篇关于马加爵事件的文章,说是他写的一封感动了很多人的信,也不知道信的真伪,不过他的贫穷和他的杀人事件应该是真的。但是这两者并没有直接和必然的联系,但从那封信里,看到这种必然联系,让我有点难受,穷不是去杀人的原因。他杀人主要是因为内心不够强大,小的说,是他个人的悲剧,大的说是整个中国教育的悲剧。今天看到颁发什么教育奖,更显得好老师凤毛麟角,马同学遇上为数不多的好老师机会很小,接近于零,中国有成千上万的马同学,好老师恐怕再指数增长几倍也不够用。老师已经这样了,就不说了。
还是说说马同学的个人问题,家里穷,穷得穿不上鞋,穿不上衣,又偏偏他又是个很腼腆很怕羞的人,这就产生了矛盾,这种矛盾,在身边的同学看来,可以作为一种取乐的上好材料,于是整个事情就顺利的发生了。
生下来穷不怕,怕的是怎么努力都穷。马同学没有跑完最后一百米就放弃了比赛,那他和其他只跑了100米的同学是一样的。
有什么比活着更好的事情呢?我也想过死,可是死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,一不留心,就被开过来的大卡车辗成两截了,难的是,每天小心翼翼,躲过任何急骋而来的没长眼睛的车辆。就像打个游戏,永远不许失败,只能晋级一样难。可是恰恰在这种与车作战的过程中,可以体会到一种乐趣,一种成就感,就能一直升级,最终成为东方不败,或者独孤求败什么的。
中国这片土地上,有很多穷人,你说你穷,有人比你更穷,就连穷这件事,也是可以列个排行榜的,也可以穷出个美感来,那穷到极致,做出点出格的事情,才有可能有人知道你穷。知道是一回,怎么看待你又是另外一回事,就要看你遇到什么样子的人了。
马同学,应该算得上是个穷孩子,但是他既然能进大学的课堂,就说明还没有穷到穿底的地步,他明明可以努把力,等毕业了,找份像样的工作,找个像样的媳妇,拿着工资孝敬父母,可是他没有。
有可能是他运气不好,周围的同学都歧视他,还听说有人往他被子上撒尿,要是有人敢这么对我,我就告诉他,禽兽应该到禽兽待的地方去,不应该四处大小便,影响市容。他就是要跟这么人格低下的人较劲,那又有什么办法呢?与禽兽生活在一起,还指望他们说出句人话,这种要求且不是太高了。毕业了,就可以离开丛森,到人居住的地方去了,能做的就全当是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,学会与禽兽相处之道。还有那个当众撕毁他情书的女生,我就想不明白了,这都是个什么货色,他还暗恋已久,只能说明欣赏眼光有问题,也怪不得别人这么做,要是我,看到这一幕,只会对那个女生失望,心里会想,什么玩意儿,送给老子都不要,就算是老子先前有眼无珠了。
不过说句实话,穷的时候,势必会被人瞧不起,我们生活在多元化的社会,不能指望人人道德标准都一样,既然大家看法有差别,那就要有差别的看待别人。人们常常犯的错误就是把别人的看法当成是自己的看法,大家都这么认为了,我也就这么认为了,别人看不起我,好像我就真该抬不起头来似的,别人看不起自己,自己才应该更看得起自己才对。人生路漫漫,总是一个人在走,不能因为旁边的刺扎了自己,还硬是要采下些刺放兜里,学别人的样,自己扎自己。应该做的事情是穿好防护服,让别人的刺怎么着也扎不到自己。
尊严这个东西是自己给的,别人给不了你,面子也是,自已挣来的。只有自己住自己脸上贴金,别人才会同样往你脸上贴金,自己打自己耳光,别人以为你就是喜欢这样,也过来打着玩。
最后希望活着人都珍惜生命,享受这世界赐于的一切美好事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