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人

昨天晚上看《艾尔文与花粟鼠》,看到小脑失衡,走路老往一边偏,像个空心稻草人儿。踢一会儿键子,重心还是没有归位。睡一觉,总算是正常了。
已经很久不看路边的风景了,光顾着赶路。心里也确实着急,这就是平时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的后果,想抱的时候,就抱不住了。突然有一个小东西踱着猫步从我面前经过,我着点一脚踩上它,显然这是一只猫。人家怎么能怎么悠闲呢,都快泰山压顶了,还不失台风。时光就在我面前嗖嗖的倒退了……
虽然人为的为09年划上了一个句号,但是思维还是没有转换过来,老是把正在经过的每一天当成09年,09年。不过,确实应该过去了,该发生的,不该发生的事都一气儿发生完了。于是我还是走在这样一条路上,除了树在换叶子外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除了头发在长长,又被剪短外,真没有太大的变化,对了,还有指甲也长长过。
我以前怎么就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呢,以前觉得好热闹,有好多人把我填满了,我都快幸福得疯掉,或者伤心的疯掉了,如今全都像肥皂泡,先是五光十色,然后就破掉了,连个影子都找不到,原来全是些假人,现在没有幻觉了,我还是走在这条路上,树还是一样的有光秃秃的,也有绿油油的,空气很透明,路很宽,呈青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