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来游去

今天,阴天,小风
跟往常一样,大家都起得很早,把水烧得咕噜噜响,或者说比上班时间起得更早,因为今天有个重要的约会。
早上兵分两路,一路欣赏无声电影,一路欣赏有声电影,中午在南京路集合。
有点鼻塞,路面已经洒过水,灰不是很张扬。红梅旅社的大叔大妈们都起得很早,山轮车,电瓶车你来我往,开得起劲。买个烤红薯当早餐,既可暖手又可暖胃。从一条小巷穿过去,可以直接到达公汽站台,店家的拖鞋都摆到路上来了,途中还有一条河,水像米汤的颜色,河上有座桥,拱形,石板砌成,也有好些年代,路面凹凸有致,河两边到处可见垃圾和没有叶子的树,垂头丧气的挂着些枯枝,桥的护栏两边也都是花花绿绿的塑料袋,要是干净些,也可以像白娘子的断桥,也可以当文物保护起来,可是就跟小人物一样,这种小桥多的是。出巷子就赶上了公汽,运气好得不能再好,有座位,这下可以宽宽敞敞的吃红薯了。不过以我的水平,再宽敞的地儿,也免不了满脸的殘渣,不过可以保证不蹭到别人衣服上去。
到书城,已经快十一点了,做什么都是要花时间的,坐车也不例外。来不及筛选 ,抓起的第一本书就开始看,看完就已经十二点多了,心里有些害怕,刚才的书有些阴暗,讲了一个变态男人与三个妻子的故事,我会遇见这样的一个人吗?应该不会,不过阴影还是挥之不去,直至现在,还是不能完全消除它带来的恐惧。再看一本喜剧,估计就可以抵消这种影响了,就像酸碱中和一样。但是已经来不及看了,要赶去集合了。下次不能这样饥不择食了。
南京路上很拥挤,以致于烟味久久不能散去,小火车开过,还会带起一阵灰尘,我开始想念华漕只有灰尘的空气。还是有人拍照,这个地方,不管什么时候来,都有人在拍照,好像总是有人第一次来。还有刘德华的蜡像,有不少人围着拍照。看了一眼觉得很没有意思,屏幕上的他不要生动得多么。世界上有这么多人,总有些人会被人崇拜,总有些人要出名。
服装店里人满为患,人手一个美邦的袋子,好像美邦不要钱似的。对这些衣服店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,没钱的时候买不起,不想瞎逛,等以后有钱了,拿起就走,也没什么好逛。那么多人喜欢逛街,我不喜欢,我都怀疑自己不正常。
下午玩电玩,两个小时就出来了,可能还没有进入电玩人的状态,不过这些东西尝试一下就可以了,接下来又是自由活动时间。逛啊逛,还是一样的挤,一张张陌生的脸擦肩而过,心里一点着落都没有,已经没有心思去看漂不漂亮,帅不帅了,还是挽着朋友的胳膊比较踏实。
集合吃晚饭,大家说说笑笑,很热闹,直到服务员过来收碗撵人。
之后分开行动,返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