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心翼翼

没什么好说,也没什么好想,却忍不住叹口气。
最近心态又开始不好了,可能要毕业了,什么都很匆忙,有时候会手无足措,而没有人能替代你去紧张。有时候也知道是毫无必要的,也知道这是种有害的情绪,什么都知道,就是办不到。睡着了也像是在醒着,醒着却像是睡着了。
很容易说错话,很容易办错事,很容易只想找个角落藏起来。

假人

昨天晚上看《艾尔文与花粟鼠》,看到小脑失衡,走路老往一边偏,像个空心稻草人儿。踢一会儿键子,重心还是没有归位。睡一觉,总算是正常了。
已经很久不看路边的风景了,光顾着赶路。心里也确实着急,这就是平时不烧香,临时抱佛脚的后果,想抱的时候,就抱不住了。突然有一个小东西踱着猫步从我面前经过,我着点一脚踩上它,显然这是一只猫。人家怎么能怎么悠闲呢,都快泰山压顶了,还不失台风。时光就在我面前嗖嗖的倒退了……
虽然人为的为09年划上了一个句号,但是思维还是没有转换过来,老是把正在经过的每一天当成09年,09年。不过,确实应该过去了,该发生的,不该发生的事都一气儿发生完了。于是我还是走在这样一条路上,除了树在换叶子外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除了头发在长长,又被剪短外,真没有太大的变化,对了,还有指甲也长长过。
我以前怎么就看不清楚前面的路呢,以前觉得好热闹,有好多人把我填满了,我都快幸福得疯掉,或者伤心的疯掉了,如今全都像肥皂泡,先是五光十色,然后就破掉了,连个影子都找不到,原来全是些假人,现在没有幻觉了,我还是走在这条路上,树还是一样的有光秃秃的,也有绿油油的,空气很透明,路很宽,呈青色……

一个拥抱

在元旦假的最后一天,应该去一下书城。于是,我抬起脚就去了。
路上没有什么特别,车还是很多,灰尘也很呛人,有点迷眼,836居然没有座位,本来想在车上打个瞌睡的,现在也打不成了。后来有个人下车,旁边的人都很客气,没往上坐,于是我就安心的坐上去打瞌睡去了。
在书城窜上窜下的跑了几圈也没找到本想看的书,很多书看半天也进不了状态,旁边来个人都能感觉到。
有时候想,去书城看书是不是一种好逸恶劳的行为,是不是一种惰性,是不是逃避面临的现实问题。这么一想,就觉得很害怕,心里就不踏实了。
看了一会儿三毛的书,内容都是以前看过的,再次看,还是感动得想哭,觉得荷西就在身边一样的感觉,而如今,他们都不在了,只留些音容笑貌,特别灿烂,有点刺眼。
又看了一会毕淑敏的书,看到初恋情人重聚时的拥抱,好想哭。好想打电话给朋友,终究没有。一切已经是不得已了。
又去看新概念作文,已经看不进去了,长篇小说也难以看进去,只能去看这些五零后的书,心里才感觉踏实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。

第一次包饺子

今天到师姐家去过节,大家包饺子庆祝元旦。
今天就让贫尼大显一下伸手吧。
当刀切的小面团被捍成小圆片之后,就开始包了,馅是猪肉和芹菜,还有一些配菜在里面,看不出来,吃得出来。
第一个饺子包得很大,很大,我把馅铺满了皮,好不容易才把它封起来,接下来就不知道怎么办了,跟着他们学了一下,看得很投入,可是没看清楚,只知道往中间一挤,就成了,我要是一挤,馅就漏出来了,我好不容易把它捏成了包子的样子,还要四处修修补补,看上去皱巴巴,软踏踏的,很没有卖相,我希望它下锅后,会自动变得跟其他饺子一样,然后就分不出来了,哈哈。
又包了好几个大饺子,我不敢包得太快,那样胖饺子就会有很多。
后来发现少加点馅,饺子会长得好看点,至少不再像包子。等饺子下锅的时候,我也没能学会,不过,下次再包,说不定就学会了,哈哈。
煮熟后的饺子,果然都变了样,都变大了,差异不明显了,不过我还是能明显分出哪些是我包的,嘿嘿,我吃的都是别人包的。
吃完饺子,开始玩游戏,大家都不会玩,只能一边看说明书,一过玩,一两个小时才能玩一盘,还玩出个死循环,分不出胜负,不过大家都很开心,我的嘴都快笑得定型了。
吃完面条,返回。

09年的句号

每首歌都有一个故事,每个人都有很多故事,开头和结局总是那么几种,只是细节不同。
一日,发觉有很多过失和纰漏,于是删掉所有的日记,然后写一篇长长的日记纪念这所有的一切,若干天后,发现这一篇纪念版也是一个错误…….
开始犯错,然后不断改错,永远没有平衡点。
遇见一个陌生人,匆匆走过,永远成为陌生人;借故问一下路,也许就不那么陌生了。于是有很多陌生人变成了熟悉的人,又有很多认识的人变成了陌生人。总是在人群中不断穿梭。
要怎样来纪念这一言难尽的一年啊。
看见一些别人赠送的东西,有的温暖,有的心碎,像被谁刺了一下,我捡起所有的零落,不留下任何伤感的痕迹,因为一切随风而逝,所有的关怀都要留给陪着我走在今天的人们。
绿灯亮了,我背着包迅速跑过斑马线,心跳带过一阵窃喜,哈哈,我是幸运的吧。每每经过十字路口,我都会因为绿灯的时间加快或放慢脚步,我没有办法改变它的节奏,但我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速度。很多事都是如此,只要自己愿意,它要多美就有多美,要多坏就有多坏。
蜜桔样的乒乓球在空中飞来飞去,心情便跟着它在空中轻舞,突然就变得轻盈,瞬间变成了永恒。
从一堆小桔子中选一个最好的送给你,告诉你这是最大的,你也许会笑我的天真,但我认真的告诉你,它确实是里面最大的。
幸福是什么?有时候是收到一条祝福短信,有时候是喝上一碗热稀饭,有时候是被人拍拍头,有时候是和同学一起看场电影,有时候,有时候,坐着发发呆也是件幸福的事,哈哈,就像这样,没心没肺,傻笑两下。
因为我们都是80后,所以有很多共同的感悟,通过你,或者他说出来,然后我点头,连连说是。
每经过一件事,以为自己成熟了,其实只是新的幼稚的开始。再过一些事,又成长了,只不过还是不成熟,似乎幼稚点更可爱,虽然常常会犯傻。
有很多害怕,又有很多胆大,所以要么冒冒失失,要么活像个胆小鬼,大大咧咧的表面下藏着一个狂跳的心。
就这么瞎晃悠吧,到睡觉前才发现该做的事都没有完成,赶紧计划,明天一定完成,当明天成了今天,又会晃悠啊晃悠,直到无数个今天都成了昨天,无数个明天都成了今天,09年就快飞过去了,哎,我好像应该抓住点什么。
张开手指,时光就像细沙,从指缝间流走,留下一阵酥痒,提醒自己这些都是真实的。它们来了,又走了,成了无数的经过。
年轻气盛的时候,有勇气讨厌谁谁谁,而如今却发现那只是一种感情浪费,再也浪费不起了。
以为自己聪明,恰恰最是愚蠢,以为自己愚蠢,恰恰又是一种聪明。怕只怕自作聪明,还沉迷于自己织的茧中,不得解脱,看不见也摸不着。
把自己留给自己,永远不迷失。